中超

竹林听风雨 第二十五章:因何死而复生

2019-10-12 19:55: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竹林听风雨 第二十五章:因何死而复生

长生河,小渔村

竹沁随大毛来到在小渔村的最边上的家,用树枝垒成的篱笆只有半人高,院子里还晾晒着鱼干。

竹沁走进屋子,大毛则是屋里屋外的喊着爹娘,可就是没人答应。小花急的眼泪簌簌的向下流,大毛也耷拉着脑袋。

“别灰心,说不定你们的父母正在赶回家的路上呢。”竹沁安慰着他们,袖儿已将床铺收拾好,竹沁哄着他们先行入睡。

小渔村的夜不止是安静甚至可以说是死寂。大毛和小花睡下后,竹沁在院内环顾四周,无论是近处还是远处的房屋都灯光点点,可是却没有半丝生活气息。

“公主?你还不早点歇息?”袖儿出来想告诉竹沁房间已经整理好了,可巧看到一个人影站在离竹沁不远的篱笆外,“啊!”

袖儿的尖叫声划破夜,可周围却无一人出来查看,竹沁连忙捂住袖儿的嘴,她指着站在暗处的人影,惊恐万分。

竹沁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预警球,没有半点变化,和她的直觉一样,这个人影并不想伤害自己。

“你进去,让五桥保护好孩子们。”竹沁在袖儿的耳边轻声说着,袖儿的移动丝毫没有引起人影的注意,她跑进屋里。

一个院中,一个院外,两人对视了很久谁也没有开口,因为站在暗处竹沁只是隐约看出轮廓,像是个女人,她手上的银镯子映射微弱的灯光。

总是这样站着也不是回事,竹沁试探的问:“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对方点了点头,竹沁继续问道:“你是这个村里的人

?”

对方又点了点头,竹沁怀疑她是不是只会点头呢,想了个奇怪的问题:“你是林须吗?”

这次对方摇着头,看来她只是无法回答,思维和听力都没有问题,竹沁坚定地问出自己心中的疑惑:“这个村子受到灵怪的袭击吗?”

对方猛烈地点头,仿佛自己就是受害者一般,竹沁想起广场用青岩绳捆绑的猛兽,林须检查过它并没有灵力呀?难道会是它在隐藏吗?“灵怪是广场那只吗?”

还未等对方回答,一声吼叫传来,震的整个村子都好像要翻过来般,竹沁一走神再回头时已经不见暗处的人影,袖儿和五桥一人抱着一个孩子跑了出来。

“你们别动,我去看看。”竹沁只身一人赶到村子广场,林须等人早已在此。

“怎么回事。”竹沁挤进人群,心里有点奇怪,刚才一路上都没有看到有人,怎么一下聚了这么多人?

林须看是竹沁便让开一点,让她站在身边,“不知道,我们也是听见吼叫声赶来的。”

原来捆绑猛兽的地方只剩下一摊血迹,怎么会如此?青岩绳连有灵力的榆神都能捆住,一只小小的猛兽如何逃脱?

老于大汗淋漓地跑过来,气喘吁吁得说:“那猛兽跑进密林了,恐怕以后还会危害村民。”看他一脸的担心,百子方想不通猛兽是如何逃脱的,便问他具体情况。

“我怕有意外,就想派几名村民轮流看管,谁知刚到这里就看见一个人形的身影正在帮猛兽解绳子,还不等我们阻止,他们就向密林逃跑,还打伤了和我一起的村民。”老于畏畏缩缩的描述,看来刚才吓得不轻。

“若没有灵力是解不开青岩绳的,那人长什么样?”

老于想了一会,两个短眉好似皱了一下,“没看清楚,太黑了,就看见带了个银镯子。”

银镯子?难道是那个人,不可能呀,她与自己对话的时候几乎与放走猛兽同时,不可能有这么快。

林须见竹沁满脸狐疑,低声问她:“有什么不妥吗?”

竹沁摇摇头,她自己都不能确定的事情暂时不要声张的好,“下一步我们要怎么办?”大家都看着百子方,想着他也许会有些主意。

其实百子方的心里也是一阵打鼓,他总觉得疑点重重,不像表面看的这样简单,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村长老于突然带着村民们跪在地上恳求,“无论如何还请几位大侠把那猛兽杀死才好,否则我们这个村没法活下去啦。”

面对村民们的哭诉,百子方也不好推脱,金黛衣更是豪气的承诺一定会亲手杀了猛兽。

休息一晚后,天一亮百子方等人就准备进入密林搜寻猛兽的身影,竹沁不放心两个孩子,让五桥和袖儿留下保护,月芽儿也说自己要留下,反正捉猛兽可不是她擅长的工作,也好没有月芽儿在旁大家还自在一些。

五个人站成一排,中间略有距离,在密林中搜寻,半天时间也没有找到一点踪迹。

越是这样百子方越是担心,叮嘱大家:“大家小心一些,猛兽可能是那人的坐骑,能解开我青岩绳还能拥有坐骑的人灵力不一般,说不定就是大毛看见的灵怪。”可是竹沁却不这么认为:“我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说来听听。”百子方招呼智方他们一起聚拢,大家围坐在一起。

竹沁先是把自己那晚看到的人影说了一遍,然后又把自己对村子的感觉说了一遍,金黛衣也连忙赞同的说:“我也觉得那些村民死气沉沉的,就算被猛兽吓破了胆也不至于如此的不苟言笑吧。“

可是百子方更加关心那晚见到的那个人,追问道:”你能判断出她有没有灵力吗?“

竹沁只是和她面对面的站着,连句话都没听她说过,不过她也很确定对方对她没有恶意,即使袖儿惊声尖叫,她也没想过要阻止,”我觉得那个人好像知道即使袖儿尖叫也不会招来更多的村民一样。“

智方恍然大悟的说:”这就说明那个人是灵怪呀!“他坚信自己的分析没有问题便给其他人讲,”一定是他以为把村民都杀死了,所以村子里没有人!“

”不对呀。“这样的解释连金黛衣都能听出漏洞,”村长说他们只是受到猛兽的袭击,没有见过灵怪,而且村里面的人也只是少了一部分而已。“

大家仿佛又陷入了死循环,就在这时候林须身后的草丛中簌簌的传来声音,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移动,大家马上提高警惕,以包抄之势向那片草丛围攻。

克拉玛依治疗癫痫病方法
唐山白斑疯医院
吉林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克拉玛依治疗癫痫病费用
唐山白癜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