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合作商联名举报益盛药业五宗罪

2019-08-15 12:00: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核心提示:因违反证券法律法规而处于证监会立案调查中的益盛药业(002566)近日再曝重大违规。

因违反证券法律法规而处于证监会立案调查中的益盛药业(002566)近日再曝重大违规。由 省通化市多家人参行业大户联名签署的举报信反映:该公司 涉嫌通过关联公司和药材大户垄断收购、囤积人参,控制货源,操纵市场价格;涉嫌通过合作商户代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方式偷逃巨额税款;涉嫌提供虚假材料,协助供应商骗贷;涉嫌未披露重要信息,严重损害股东利益;涉嫌串通人参药材供应大户隐瞒真相,对抗证监会和国家税务机关的监管调查。

结盟:垄断收购,囤积人参

2014年11月15日,通化市集安市益盛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益盛药业)会议室。通化市8家人参收购、加工企业负责人和益盛药业举行了一次特殊的宣誓结盟仪式。

盟誓仪式的参加者包括,益盛药业董事长张益胜、益盛汉参中药材种植有限公司(下称益盛汉参)总经理郭大福以及 参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崔生等8家与益盛药业长期合作的人参龙头企业负责人。

记者获得的盟誓关键词包括: 我们自愿加入以张益胜为核心、郭大福发起的某某股份有限公司 , 永不后悔,永不埋怨,永不放弃,团结一致,严守秘密,如有背叛 。

同日签署的一份承诺书显示,8家龙头企业和益盛药业、益盛汉参采取一致行动,采购人参向益盛药业供货,由益盛按高于市场5%的价格收购入库。 在规定期限内不得私自提货或移库 、 不得向外界透露(关于垄断收购的)机密和决议 、 以张益胜为核心、不得越权或公开反对 。

会议记录表明,张益胜当日在会上发言解释称,联合多家龙头企业大量收购人参以规避垄断经营的禁止性规定。

此后数月内,仅8家大户为此收购囤积的人参总量已逾1000吨,总金额近10亿元。

2015年,益盛药业多次招开联盟会议,吸纳了更多的收购大户参与这次涉嫌操纵市场的垄断计划。 

省通化市所在的长白山区是我国人参药材的主产区。在8家大户结盟的2014年底,时值人参市场供需两旺,人参价格为600元每公斤,按照操盘者的计划,如市场需求稳定,而人参货源被控制,足可导致价格飞涨,从而谋取巨额利润。

但事与愿违,2015年初起,在经济下行和国内反腐高压态势下,人参需求一落千丈,价格急速下跌,至2015年底,人参价格已下跌至200元每公斤。

其间,益盛药业开始违约,多次下调收购价格,直至拒绝收储。但因结盟时有了益盛药业的背书,8家大户多采取赊购方式大量囤货,益盛的背弃,让多家大户背负了巨额债务。

2016年4月,参威科技董事长崔生、总经理崔立芸向通化市中院发起诉讼,要求判令益盛药业继续履约,支付代为收购的76吨人参价款4725万元。应益盛药业请求,这起本应公开审理的诉讼在通化市中院不公开审理。

与此同时,多家当初参与结盟却因益盛违约遭遇惨重损失的人参行业大户也再度启动了针对益盛药业的讨债和诉讼程序。

举报:益盛药业涉嫌 五宗罪

在向益盛药业求救无果,协商收购遭拒后,多家大户联名向媒体公开举报,反映益盛药业涉嫌 通过关联公司和药材大户垄断收购、囤积人参,控制货源,操纵市场价格;涉嫌串通供应商出具虚假合同骗取贷款;涉嫌通过合作商户代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方式偷逃巨额税款;涉嫌未披露重要信息,严重损害股东利益;涉嫌串通人参药材供应大户隐瞒真相,对抗证监会和国家税务机关的监管调查 。

举报信及所附录音、承诺书、出入库单和记账凭证等证据显示,在益盛药业发起旨在垄断人参市场的联合收购后,该公司通过非正常结算手段,从关联企业账户和企业高管个人账户向多家大户银行账户汇款逾8亿元。由于价格大跌,益盛药业为此出现巨额潜亏,但并未在财报中如实披露。

在举报者提供的人参收购款往来账户中,出资方除了益盛汉参和多个私人账户外,一家名为集安市绿江源实业有限公司(下称绿江源)的企业频频出现。

但在益盛药业的公司结构中,并未发现绿江源的身影。经网络检索,记者发现,在益盛药业涉及的多宗诉讼中,绿江源均与益盛药业同为被告,诉讼事由包括拖欠货款及工程材料款等。

前述举报亦称,绿江源的实际控制人是益盛药业董事长张益胜,但这一说法未获证实。

记者注意到,在2014年、2015年的两份年报中,益盛药业披露的预付及应付账款并未真实体现上述交易。仅在其2015年第三季度公报中披露,预付款较初期增加224.17%,主要原因是预付采购红参款增加所致。公告披露,益盛汉参与辽宁天士力森涛参茸股份有限公司签订了总额1.058亿元的购销合同。

在其2015年年报中,益盛药业集体存货跌价准备1158.89万元。举报信称,该年度人参价格跌幅达60%,益盛药业因此次垄断收购失败,实际亏损近6亿元, 年报隐瞒了重大亏损 。

相关公告一度引起深交所关注,发函询问。但益盛药业在此后的多次复函解释中,均未提及如此巨量的人参收购。

在崔生、崔立芸起诉益盛药业的庭审现场,原被告双方出具的一系列录音和书证显示,为解决收购资金不足,益盛药业及其全资子公司益盛汉参和多家大户签订虚假购销协议,并以此为大户担保,向当地农村信用社等金融机构贷款逾亿元,涉嫌共同骗贷。

此外,举报信反映,益盛药业在收购人参期间财务管理极不规范,大量借用他人名义虚开发票冲平账目,举报信举证认为,益盛药业涉嫌偷逃税款,并在接受调查期间隐瞒事实,对抗调查。 

回应:承认结盟收购,但举报不实

2016年7月25日,益盛药业再度发布风险提示公告,称 因公司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目前正在被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立案调查且尚未收到调查结果通知,公司股票可能被深圳证券交易所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并暂停上市,请广大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 。

公告显示,此前的2015年12月25日,益盛药业和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张益胜分别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决定对公司及张益胜先生予以立案调查。该公司迄今已连发9次风险提示公告。

前述风险提示公告称, 在立案调查期间,公司将积极配合中国证监会的调查工作,并严格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但举报者提供的录音和票证显示,益盛药业曾有益盛药业工作人员与崔生等多位大户沟通,要求配合确认收到与事实不符的发票额。

举报信称,益盛药业 涉嫌订立攻守同盟,隐瞒真相,对抗证监会和国税的依法监管调查 。

举报信随附的凭证显示,包括杨彩云、孙安秀、刘宗铭、黄均涛、崔祥学等在内的合作商户替益盛药业代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约2亿元。

2016年7月28日,益盛药业董事长张益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承认联合大户收购人参的事实,同时辩称 收购只是为了储备生产原料,并未销售,因此不属于垄断市场 ,但采访间亦透露该公司在向韩国出口人参。

张益胜否认了共同骗贷、偷逃税款、对抗调查等举报指控,也否认自己是绿江源的实控人,仅称由于公司资金不足,以该公司代付的方式向绿江源借款。

张益胜亦称,公司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并非因为上述举报,而是因股价异动和公司高管存在违规代持,该公司已就此向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 监管局做了情况说明, 目前,证监会的调查仍在进行,尚在等待处罚结论。

享和律师事务所律师陈维国认为,益盛药业遭举报的前述事实,违反了反垄断法、税法和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规定等多重法律法规,致合作商和股东利益严重受损,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哈尔滨治疗男科最好的医院
安徽癫痫病哪家专科研究院好
河南哪家研究院专治牛皮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