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释厄封天传 第217章 浴血守护

2019-10-12 22:10: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释厄封天传 第217章 浴血守护

随着叶寒羽一声怒吼.整个葬龙谷中一声声兽吼声接连响起.震彻云霄.

这一刻江远天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看來自己还是太过于相信奇迹了.这根本就沒有奇迹啊.怎么办.到底怎么办.

一时间江远天顿觉乱了分寸.毕竟对于他來说姜灵儿称得上他最大的死穴.

转头看了一眼依然沒有破开迹象的光茧.江远天心头一片沉重.看样子解封还得必须.可是从现在的局面來看竟然连解封的时间都沒有了.

不甘心的江远天怒吼一声冲了上去.左手魔鬼之手.右手封天剑诀.霎时间显得勇猛无双.仿若修罗临世一般.

然而面对将所有实力彻底爆发出來.状若疯狂的江远天.那荒兽之王只是一声怒吼接着便一爪拍了过來.

顿时间江远天只觉如同迎面撞來一座大山一般.体内气血一阵翻涌.接着喉咙一甜便是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更是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倒飞了出去.

“鬼帝.”几声急促的声音传來.鬼族五将顿时间怒火冲天毫不犹豫的冲了上去.然而面对他们的依然是不紧不慢的一掌.他们的结局也是和江远天毫无二致.

“我靠.老子不发威你真当老子是病猫啊.”叶寒羽怒吼连连.身后天地发现再现.接连三道巨大的拳影轰隆隆对着荒兽之王冲去.

这一次荒兽之王巨大的脑袋微微一偏.似乎在这三道拳影中感觉到了一丝危险一般再也不是漫不经心的回击了.

只见荒兽之王怒吼一声.巨大的身躯轰隆隆迎了上去.大地震颤.就连一旁不远的小溪中也是突然间水浪翻涌.很明显已是受到了两道攻击相撞的波及.

嘭.哒哒哒.一声巨响传來接着便见叶寒羽接连后退三步.脸色一片苍白.虽然他现在能发挥的实力已经无限逼近化道境.甚至在天地法相出现的时候他的攻击力就连普通化道境都有些比之不上.

但是面对这已然圣境的荒兽之王.他依然沒有丝毫取胜的可能.甚至如果荒兽之王愿意的话可以轻易的撕碎他这一道分身.

四周一道道小山一般的身影各个怒吼连连.就那样盯着众人一动不动.似乎在等待荒兽之王的命令一般.

看着这些贪婪的荒兽.江远天再一次站了起來.他很庆幸在真正动手之后这些荒兽并沒有一股脑的冲上來.如果是那样的话他们讲沒有丝毫的机会.

现在嘛.既然你们愿意玩那就玩吧.只要等到姜灵儿脱身.江远天便会毫不犹豫的逃离.只是想要撑下去似乎也不太容易.

哒哒哒.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传來.江远天面如金纸.缓缓站在了荒兽之王的面前.依然是一剑斩出.只是相比于上一次來说他的攻击变得弱了许多.

这倒不是江远天已经身受重伤或者是元力枯竭.而是因为江远天刻意为之.既然是拖时间那就沒有必要将自己的元力浪费在攻击上.反正攻击对于荒兽之王來说似乎并沒有什么作用.留着元力反而还可以在逃跑的时候多一分机会.

咔嚓.剑芒被荒兽之王伸出巨大的手指轻轻一碰已经碎成了渣.接着荒兽之王同样只是轻轻一弹.江远天再一次倒飞了出去.

“靠.果然是到了圣境的荒兽.竟然到了如此变态的地步.还学会玩阴谋了.”叶寒羽大大咧咧.擦了一把嘴角血迹再次冲了上去.他明白江远天的意图.但是他可不是江远天.

江远天一身元力要留着赶路.而他却不用.他需要的是尽可能的给这荒兽之王造成伤害.或者让荒兽之王消耗下去.

只见得叶寒羽一声长啸.忽然手中凭空出现一把光剑.光剑长约三尺.阔有三寸.是一柄标准的重剑模样.单单这一手凝元成剑就已经不是合道境能够做到的.

剑芒岁不大.但是相较于江远天那种从封天剑上延伸出來的百丈剑芒却在气势和攻击力上大上不少.在这一剑之下.荒兽之王再次凝重了起來.看着叶寒羽的眼神已经变得有些不善.

在荒兽之王眼中.江远天或许难缠.但却挺好玩.毕竟不能给自己造成伤害.但是叶寒羽可就不好玩了.这个家伙每一次的攻击都让荒兽之王有些惊讶.

嗷.一声震天怒吼传來.荒兽之王浑身上下忽然腾起一阵锋锐的金芒.接着便有金灿灿的兽爪便攻了出來.

这一次荒兽之王是下定了决心要除去这个该死的家伙.它已经不打算玩下去了.毕竟对于它來说在宝物当前的时候浪费时间实在是一件可耻的事情.

嘭.噗嗤.叶寒羽毫无疑问的倒飞了出去.浑身骨骼碎裂.静脉扭曲.而那两道锋锐无匹的攻击也适时的在现场炸起一阵烟尘.

鬼族五将眼见叶寒羽被轰飞就欲上前接替.然而江远天却在这时候拦住了他们.

只听他道:“现在这畜生已经沒有了耐心.这个时候上去必然是极其危险的.你们都进去吧.

说完江远天心念一转不容分说的将众人收进了仙台乾坤世界中.他的想法很简单.自己身边的人一个都不能死.

如果是这样.便意味着接下來这一切就都要靠他一个人了.但是他能够有这样的实力吗.就在刚才可是连实力强大许多的叶寒羽都已经被这畜生搞得一塌糊涂.凭借他江远天合道境的实力还能怎么对抗.还能怎么拖下去.

一时间.逃生的希望仿佛一下子消失了.

可是.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江远天依然沒有丝毫犹豫的站了出來.坚定的站在了荒兽之王的面前.

嗡.一道无形的波动荡漾开來.江远天眼神凌厉.神情凝重.

在他的仙台世界中一道道无形的生命之力源源不断的涌入自己的肉身.这恐怕已经是他最后的手段了.如果还不能成功的话说不得今天他就真得交代在这里了.

看到江远天找死一般挡住自己去路.荒兽之王眼神变得无比凶残.巨大的脚掌嘭嘭踩在地面上.震得整个葬龙谷都在微微颤抖.

嗷.一声怒吼.荒兽之王身上一道金色的光芒噌的一声飚射而出.

在这一道金芒之下.江远天只觉得自己下一刻就会被撕裂开來.但他别无选择.只是那样疯狂的调动着自己能调动的一切能量.

嗡.光华闪烁.只听得噗嗤一声.鲜血顿时间染红了半边天.

在这一击之下江远天沒有丝毫悬念的被那金芒在胸口撕开一道约有一尺的伤口.整个伤口贯穿身躯.在白骨森森中.江远天甚至能看到依稀间跳动的心脏.

好险.如果这一道攻击力量稍微加上一分说不定现在的他早就已经成了一句冰冷的尸体.

一道白蒙蒙的光芒闪烁.江远天沒有丝毫犹豫抓起一滴神魔遗血服了下去.与此同时那乳白色的生命之力更是快速的修复缭绕在伤口周边.

恢复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进行着.江远天挣扎着爬起身來.接着又是一滴黄泉水服下.

神魔遗血修复肉身.黄泉水修复灵魂之力.江远天所有的伤势在眨眼间已经恢复了七七八八.如果不是胸口那殷红的血迹.甚至看不出他刚才是个将死之人.

不过.虽然如此.江远天还是在气势上弱了不少.识海中更是传來一阵枯竭的感觉.若不是黄泉水的力量在不断滋润着神识大海.恐怕此刻他已经昏死了过去.

荒兽之王看到这样的情况.那一双灯笼一般的大眼中顿时露出一丝凝重和愤怒

.在他看來自己刚才的那一次攻击绝对能让这个小小的人类死亡.

然而在他的眼前.那个该死的人类再次站了起來.这让荒兽之王很是不满.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人类沒有死.但是他知道对方不死就会打扰自己.

“怎么样.畜生.继续啊.让老子试试是你的攻击厉害还是老子这恢复能力厉害.”江远天虽然这样说着.但是动作却沒有一点减慢.在生命之力的不断修复下.他坚定不移的再次站在了荒兽之王眼前.

这一刻.荒兽之王再也忍受不了了.它觉得这个渺小的蝼蚁不死就是对自己最大的挑衅.在整个葬龙谷的荒兽面前.它竟然迟迟沒有解决掉这个该死的家伙.这让它以后还怎么领导这些荒兽.

嗷.荒兽之王一声怒吼.灯笼一般的巨眼中一道滔天的杀意疯狂肆虐.在这疯狂的杀意之下.周围的荒兽们顿时连连后退.而江远天更是脸色一片苍白.整个人都显得有些摇摇欲坠.

忽然.就在这最疯狂的关头.一声清脆的响声传來.江远天顿时间警醒过來.噌的一声向着身后的光茧窜去.

光茧上第一片碎片掉下.接着又是第二片碎片.但是这个速度此刻对于江远天來说竟然是那样漫长.

还沒有等到光茧彻底破碎.荒兽之王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发起了自己最猛烈的攻击.

顿时间光华闪烁.一道浩大无匹的金色光芒轰隆隆就冲向了江远天和那碎裂的光茧.

“啊.”一声疯狂长啸.江远天整个人目眦欲裂.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坚持下來.但是他却毫不犹豫的顶在了前边.接连十几道巨大的剑芒冲出.

然而那剑芒在荒兽之王的金芒下摧枯拉朽一般碎成了能量碎片.接着便在江远天血红的眼神中将一人一茧彻底笼罩在了里边.

鹤壁性病医院
平凉治疗睾丸炎费用
玉林治疗睾丸炎费用
鹤壁性病医院费用
平凉治疗睾丸炎医院
分享到: